三国志集解 周瑜相关集解(三)

  武帝纪


太祖至陈留,散家财,合义兵,将以诛卓。冬十二月,始起兵於己吾,世语曰:陈留孝廉卫兹以家财资太祖,使起兵,众有五千人。1 是岁中平六年也。

1 卫兹事详见《本志·卷二十二·卫臻传》及注。弼按:糜竺以奴客、金银、货币助刘备,周瑜推道南大宅以舍孙策,升堂拜母,有无通共,皆此识英雄于征时者也。

孙策闻公与绍相持,乃谋袭许,未发,为刺客所杀。1

1《吴志·孙策传》:策阴欲袭许,迎汉帝,密治兵,部署诸将。未发,会为故吴郡太守许贡客所杀。弼按:孙策不亡于刺客,周瑜不死于巴丘,关羽不败于临沮,皆可逐鹿中原,争雄天下,则曹丕之篡或有待乎。

五月,毁土山、地道,作围巉,决漳水灌城;城中饿死者过半。1

1弼按:操攻太寿,决渠水灌城,攻下邳,决泗水、沂水灌城,攻邺,决漳水灌城,盖利用水者也。周瑜赤壁之战,陆逊夷陵之役,善用火者也。此皆兵谋家所不可不知者也。

公进军江陵,下令荆州吏民,与之更始。乃论荆州服从之功,侯者十五人,以刘表大将文聘为江夏太守,使统本兵 1

1 江夏互见《聘传》。《郡国志》:荆州江夏郡,治西陵。建安中,刘表以黄祖为江夏太守,治沙羡。(见《孙策传》注及《范书·刘表传》)时孙策亦以周瑜领江夏太守。(见《瑜传》及《孙策传》注)祖死,表子琦为江夏太守。(见《表传》及《诸葛亮传》)此后魏、吴并置江夏郡,文聘屯石阳,别屯沔口,在江夏数十年,郡治安陆。

十二月,孙权为备攻合肥。1

1《郡国志》:扬州九江郡合肥。曹魏以合肥为重镇,魏明帝云先帝东置合肥,南守襄阳,西固祁山,贼来辄破于三城之下者,地必有所争也。《水经·施水注》:施水受肥于广阳乡,东南流迳合肥县。应劭曰:夏水出城父东南至此。与肥合,故曰合肥。阚骃亦言:出沛国城父,东至此,合为肥。余按川殊派别无沿柱之理,方知应、阚二说非实证也。盖夏水暴长,施合于肥,故曰合肥也。胡三省曰:肥水北注淮,而施水东南入漅湖,已有分流,惟夏月暴水涨溢,则二水合于合肥县界,故合肥以此得名。郦元之说庶乎,有征。《通鉴地理通释》:淮水与肥水合,故曰合肥。《一统志》:合肥故城,今安徽庐州府,合肥县东北金斗城。弼按:《吴志·孙权传》,权围合肥在赤壁战后(《通鉴》同),当日大敌在前,顺流而下,非降则战,决无不迎敌而攻合肥之理。合肥之役当在赤壁战胜之后,可无疑也。孙盛之说为允。(孙说见下)

公自江陵征备,至巴丘,1 遣张憙救合肥。权闻憙至,乃走。2 公至赤壁,3 与备战,不利。4 於是大疫,吏士多死者,乃引军还。5 备遂有荆州、江南诸郡。6 山阳公载记曰:公船舰为备所烧,7 引军从华容道步归,遇泥泞,道不通,天又大风,悉使羸兵负草填之,骑乃得过。羸兵为人马所蹈藉,陷泥中,死者甚众。军既得出,公大喜,诸将问之,公曰:刘备,吾俦也。但得计少晚;向使早放火,吾徒无类矣。备寻亦放火而无所及。孙盛异同评曰:按吴志,刘备先破公军,然后权攻合肥,而此记云权先攻合肥,后有赤壁之事。二者不同,吴志为是。

1《郡国志》:荆州南郡华容。云梦泽在南。刘昭注杜预曰:枝江县有云梦城。江夏安陆县东南有云梦城。或曰:华容县东南亦有云梦。巴丘湖,江南之云梦也。《尔雅》十薮:楚有云梦。郭璞曰:巴丘湖是也。《水经·湘水篇》云:湘水北至巴丘山,入于江。郦注:巴丘山,在湘水右岸,山有巴陵故城,本吴之巴丘邸阁城也。晋太康元年,立巴陵县于此,城跨冈岭,滨阻三江。杜佑曰:巴陵,汉下隽县地,古巴丘也。有君山、洞庭湖、巴丘湖、青草湖。《括地志》云:巴丘湖中有曹公州,即曹公为孙权所败烧舡处,在巴陵县南四十里。谢钟英曰:洪亮吉据《元和志》谓:吴分下隽立巴陵县。钟英案《郭嘉传》:太祖征荆州,还于巴丘遇疾疫,烧船。《周瑜传》:瑜卒于巴丘。《孙权传》:建安十九年,鲁肃以万人屯巴丘。裴注:巴丘,今巴陵。《宗预传》:东益巴丘之戍。《朱绩传》:自巴丘上迄西陵。《孙皓传》:右丞相彧上镇巴丘。据《国志》及裴注,吴未尝改巴丘为巴陵县也。《舆地广记》:太康元年,以吴巴丘邸阁为巴陵县,是巴陵晋县。洪氏从《元和志》谓:吴所置非也。《一统志》:巴丘故城,今湖南岳州府,巴陵县治。互见《蜀志·宗预传》。

2 见《蒋济传》。此事,《通鉴》编于建安十四年。《考异》曰:《刘馥传》云:攻围百余日。《孙权传》云:逾月不能下。由此言之,权退必在十四年,明矣。

3 赤壁所在聚讼纷如今。据《水经注》、《通典》、《元和郡县志》李贤注、胡三省注、《方舆纪要》所载,以辨俗说之惑。《水经·江水注》云:江水左迳上乌林南村,居地名也,又东迳下乌林南。吴黄盖败魏武于乌林,即是处也。江水左迳百人山南,右迳赤壁山北,昔周瑜与黄盖诈魏武处也。(郑苏年云:左迳者,江北也,右迳者,南岸也。)《通典》云:《括地志》:今鄂州蒲圻县,有赤壁山,即曹公败处。按《三国志》,曹公自江陵征刘备,至巴丘,遂至赤壁。孙权遣周瑜水军数万与备并力迎之,曹公泊江北岸,瑜部将黄盖诈降,战舰数十艘,因风纵火,曹公大败,从华容道步归退保南郡,瑜等复败之,曹公留曹仁守江陵城,自径北归。而《汉阳郡图经》云:赤壁一名乌林,在郡西北二百二十里,在汉川县西八十里,跨汉南北。此大误也,曹公既从江陵水军沿流已至巴丘,则今巴陵郡,赤壁只在巴陵郡之下。军败方还南郡,刘备、周瑜水军追蹑,并是大江之中,与汉川西殊为乖角。今据《括地志》为是,当在巴陵、江夏而郡界。其《汉阳郡图经》及俗说,悉皆讹谬,所以备录,《图志》以为证。据《元和志》云:赤壁山在蒲圻县西一百二十里,北临大江,其北岸即乌林,与赤壁相对,即周瑜用黄盖策焚曹公舟船败走处。故诸葛亮论曹公危于乌林是也。又云:赤壁草市,在汉川县西八十里,古今地书多言此是曹公败处。今据《三国志》,则赤壁不在汉川也。(按吉甫引《国志》不录)何则曹公既从江陵水军至巴丘,赤壁又在巴丘之下,与汉川殊为乖谬,盖汉川居人见岸赤色,因呼为赤壁,非曹公败处也。李贤注云:赤壁,山名也。在今鄂州蒲圻县。胡三省注云:(弼按:胡注所引,与上文同者,不录。)《武昌志》:赤壁山在今嘉鱼县,对江北之乌林,黄州赤壁非是。《方虞纪要》云:赤壁山在嘉鱼县西七十里。《元和志》谓:山在蒲圻县者,时未置嘉鱼也。(弼按:五代南唐始置嘉鱼县。)苏轼指黄州赤鼻山为赤壁,误矣。时刘备据樊口,进兵逆操,遇于赤壁,则赤壁当在樊口之上。又赤壁初战,操军不利,引次江北,则赤壁当在江南也。今江汉闻言:赤壁者,有五,汉阳、汉川、黄州、嘉鱼、江夏也,当以嘉鱼之赤壁为据。又按胡珪云:子瞻谪齐安时,所游乃黄州城外赤鼻矶,当时误以为周郎赤壁耳。东坡自书《赤壁赋》,后云:江汉之间,指赤壁者三,一在汉水之侧,竟陵之东,即今复州,一在齐安均步下,即今黄州,一在江夏西南二百里许,今属汉阳县。按《三国志》,备与瑜等由夏口往而逆战,则赤壁非竟陵之东与齐安步下矣。宋李壁诗:赤壁危矶几度过,沙洲江上郁嵯峨。今人误信黄州,是犹赖《水经》能正讹。可知东坡当日作赋时之误矣。又按尹民昭云:周瑜言于孙权曰:请得精兵三万人,进住夏口,为将军破之。夏口居黄州上流二百里,若赤壁在黄州,岂得言进夏口耶?操既败走华容,北归之路,黄州直通汝颖,最为径捷,安得复经华容也,则赤壁非黄州明矣。(上二说见《图书集成·方舆汇编·山川典》)杨惺吾师云:有谓赤壁即乌林者,《御览》(一百六十九)引《荆州记》:临漳山南峰谓之乌林,亦谓之赤壁,此以赤壁在江北。又有谓赤壁在汉川县西八十里者,李吉甫已驳之。《御览》(七百七十一)引《英雄记》谓:曹操北至江上,欲从赤壁渡江无船,作竹椑,使部曲乘之,从汉水下,出大江浦口,此亦以赤壁在江北。然《周瑜传》言:遇曹公于赤壁,初一交战,公军败退,引次江北。则赤壁在江南审矣。且张昭明言,操得刘表水军蒙冲斗舰以千数,何谓无船,然今嘉鱼下有簰洲,当亦因此得名。《文选》注(三十)引盛宏之《荆州记》:蒲圻县治沿江百里,南岸有赤壁。此《元和志》赤壁山在蒲圻县西一百二十里所本,在江南岸,与操败引次江北似合,然此山自名蒲矶山,故《一统志》驳之。惟《水经注》在百人山南,谓:即黄盖诈魏武处。而其上又云:黄盖败魏武于乌林,相去几二百里,遂疑其自相矛盾。余以为此不必疑也。盖操以水陆军沿江而下,声言八十万。据《周瑜传》注,实有二十三四万,以二十三四万之众,夫岂一二山林所能容,且《水经注》言赤壁之下有大军山、小军山,又其下有黄军浦,《水经注》亦言是黄盖屯军所。夫吴以三万人拒操,其屯兵已及百里,盖赤壁为操前锋所及,乌林为操后军所止,吴军以蒙冲斗舰数十艘,从南岸引次俱前,同时发火。(观此则知自赤壁至乌林同时发火)是《水经注》所据,于当时军势至合,其他方志附会之辞,正不必一一辨论也。(杨说见《晦明轩稿》)《一统志》:赤壁山在嘉鱼县东北江滨,与江夏县接界,上去乌林且二百里。自《元和志》以赤壁与乌林相对,遂以为在嘉鱼县西南,盖误以古蒲矶山为赤壁矣。

4 姚范曰:此不言吴人,使周瑜何也 。姜宸英曰:赤壁大败,《魏书》讳之。弼按:赤壁之役,详见刘先主、诸葛亮、孙权、周瑜诸传,所谓互文见义,《陈志》所以称简要也,若云为魏讳,似失之。

5《御览·卷十五》引《英雄记》云:曹公赤壁败,行至云梦大泽中,遇大雾,迷失道路。《江表传》云:周瑜破魏军,曹公复书与权曰:赤壁之役,值有疾病,孤烧船自退,横使周瑜虚获此名。(见《周瑜传》)

6 《先主传》:先主南征四郡。武陵、长沙、桂阳、零陵皆降。胡三省曰:荆江之南岸,则零陵、桂阳、武陵、长沙四郡地也。《晋书·地理志》:建安十三年,魏武尽得荆州之地,分南郡以北立襄阳郡,又分南郡西界立南乡郡,分枝江以西立临江郡。及败于赤壁,南郡以南属吴,吴后遂与蜀分荆州,于是南郡、零陵、武陵以西为蜀,江夏、桂阳、长沙三郡为吴,南阳、襄阳、南乡三郡为魏,而荆州之名,南北双立。蜀分南郡立宜都郡,刘备没后,宜都、武陵、零陵、南郡四郡之地悉复吴。弼按:赤壁战后,南郡以南,刘备据有四郡,《晋志》谓南郡以南属吴,其误一。建安二十四年,孙权使吕蒙袭取荆州,是时,刘备尚存,荆南已失,《晋志》言备没后,其误二。盖备之有荆州江南四郡,乃征讨所得,非孙权所假,建安二十年,吴蜀连和,分疆画界,逮吕蒙生衅,盟好不终,事实昭然。《晋志》为官书故,错连如此。

7 此关羽所谓乌林之役,左将军身在行间,戮力破魏者是也。吴人专有其功可乎?


吴主传
 

然深险之地犹未尽从,而天下英豪布在州郡,宾旅寄寓之士以安危去就为意,未有君臣之固。张昭、周瑜等谓权可与共成大业,故委心而服事焉。1

1《张昭传》:孙策临亡,以弟权讬昭,昭率群僚立而辅之。《周瑜传》:五年,策薨,权统事。瑜将兵赴丧,遂留吴,以中护军与长史张昭共掌众事。

    十年,权使贺齐讨上饶,分为建平县。1

1 钱大昕曰:晋志无上饶及建平县。《宋志》:鄱阳县,吴立太康。《地志》有王隐地道无疑。初立县,名建平,后改为上饶也。赵一清曰:晋志无上饶,盖废省。建平之名,两志皆不载。《方舆纪要》卷八十五:上饶故城今江西广信府上饶县城西北天津桥之原,孙吴时置县于此,隋废,社稷坛即其故址也。洪亮吉曰:建平,汉建安初,分东侯,官立。《寰宇记》曰:平东校尉贺齐讨上饶兼旧桐乡置建平县,晋太元四年改为建阳。《方舆纪要》今福建建宁府建阳县治。互见《贺齐传》建安十一年击山贼麻保二屯。平之,见《周瑜传》《孙瑜传》。

 权遣周瑜、程普等行。是时曹公新得表众,形势甚盛,诸议者皆望风畏惧,多劝权迎之。《江表传》载曹公与权书曰:“近者奉辞伐罪,旄麾南指,刘琮束手。今治水军八十万众,1 方与将军会猎于吴。”权得书以示群臣,莫不向震失色。惟瑜、肃执拒之议,意与权同。2瑜、普为左右督,各领万人,与备俱进,遇于赤壁,3 大破曹公军。公烧其余船引退,士卒饥疫,死者大半。备、瑜等复追至南郡,曹公遂北还,留曹仁、徐晃于江陵,使乐进守襄阳。时甘宁在夷陵,4 为仁党所围,用吕蒙计,留凌统以拒仁,以其半救宁,军以胜反。权自率众围合肥,使张昭攻九江之当涂。

    1 八十万众,夸辞耳,《诸葛恪传》云操率三十万众可证。

    2 详见《周瑜、鲁肃传》。君臣协谋,不为威慑,破除危疑,英勇果断,而又时值隆冬,北军不利吴楚之舟师精于水战,天肘地利人和兼而有之,遂能一战功戊,雄视江表,赤壁之役所以垂声千古也。

    3 赤壁今湖北武昌府嘉鱼县东北江滨。详见《魏志武纪》建安十三年

    4 宋本“江陵”作“夷陵”。夷陵,吴改曰西陵,属宜都郡,今湖北宜昌府东湖县东,见《魏志•文帝纪》黄初三年。《甘宁传》:宁建计先径进取夷陵,往即得其城,曹仁乃令五六千人围宁。《吕蒙传》:周瑜使甘宁前据夷陵,曹仁分众攻宁,据此二传,自以作“夷陵”为是。各本作“江陵”,误。

 

    十四年,瑜、仁相守岁余,所杀伤甚众。仁委城走。权以瑜为南郡太守。刘备表权行车骑将军,领徐州牧。备领荆州牧,屯公安。1

    1 公安今湖北荆州府公安县东北,见《蜀志-刘璋传》。是年七月,曹操自涡入淮,出肥水,军合肥。置扬州郡县长吏,开芍陂屯田。十二月,军还谯。见《魏武纪》。《通鉴》:孙权以周瑜领南郡太守,吞据江陵;程普领江夏太守,治沙羡;吕范领彭泽太守;吕蒙领寻阳令。会刘琦卒,权以备领荆州牧,周瑜分南岸地以给备,备立营于油口,改名公安,权以妹妻备。

 

    以鲁肃为太守,屯陆口。1

1 弼按:是年,周瑜卒于巴丘,鲁肃代瑜领兵,肃初驻江陵,后下屯陆口,见《鲁肃传》。又是年,孙权遣步骘为交州刺史,交趾太守士燮率兄弟奉承节度,由是,岭南始服属于权。见《士燮传》。

    十六年,权徙治秣陵。1

1 王伯厚《地理通释》云:建安十三年,镇丹徒,筑京城。十六年,徙治秣陵。眉按,王说是也。周瑜、鲁肃、吕范传并云:备诣京见权,是年为十三年。又胡综传云:权为车骑将军,都京。是权实镇丹徒。此徙治秣陵乃从京口徙秣陵耳。吴鸣均曰:或据《孙韶传》:孙河为将军,屯京城。河子韶缮治京城,权甚器之。以为镇丹徒,筑京城者,孙河父子,非吴主也。不知孙河与孙翊同时被害、权定丹阳、过京城、甚器孙韶尚在建安九年至十三年。权则自镇丹徒,更修筑京城,与孙河父子治京城,相去已四年矣。《蜀先主传》亦云:先主至京见权,绸缪恩纪。然则权驻京城,屡有明证。本传失载,史官之失也。王鸣盛曰:策初谓瑜,欲以众取吴会,又瑜自居巢还吴,策亲自迎瑜,是策之始立在吴也。又策薨,权统事,瑜将兵赴丧,遂留吴,是权之始立在吴也。吴即今江苏府治。盖自阖闾、夫差以来,吴兵甚强。汉魏时犹有遗风,非如今日吴人之柔跪,不足为用武地也。

汉晋春秋曰:零陵太守殷礼言於权曰:“今天弃曹氏,丧诛累见,虎争之际而幼童莅事。陛下身自御戎,取乱侮亡,宜涤荆、扬之地,举强羸之数,使强者执戟,羸者转运,西命益州军于陇右,授诸葛瑾、朱然大众,指事襄阳、陆逊、朱桓别征寿春,大驾入淮阳,历青、徐。襄阳、寿春困於受敌,长安以西务对蜀军,许、洛之众势必分离;掎角瓦解,民必内应,将帅对向,或失便宜;一军败绩,则三军离心,便当秣马脂车,陵蹈城邑,乘胜逐北,以定华夏。若不悉军动众,循前轻举,则不足大用,易於屡退。民疲威消,时往力竭,非出兵之策也。”权弗能用之。 1

1 胡三省曰:倾国出师,决胜负于一战,苻坚之所以亡也。吴主非不能用殷礼之计,不肯用也。李光地曰:此人有大略,公瑾之后一人耳。